灵感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灵感看书 > 大宣武圣:从练功加点开始 > 第四百六十五章 血染金銮!(9k2)

第四百六十五章 血染金銮!(9k2)

第四百六十五章 血染金銮!(9k2) (第1/2页)

玉京,皇城。
  
  来自中州各方宗派的换血境高手,乃至来自诸多势力的斥候人物,以及整个玉京城内的无数武者,目光几乎都汇聚向中央的皇城之内。
  
  而其中最为顶尖的人物,目光则透过皇城,看到了金銮殿前的景象。
  
  “不好。”
  
  “这下要坏。”
  
  眼见陈牧被十余道杀招彻底淹没,有不少人都是目光为之一变。
  
  陈牧大意了!
  
  皇城之内的无为之阵可不是闹着玩的,这是真正汇集了大宣千年气运和国力所铸就,对于武者的压制还要更甚于北天关的玄天阵法乃至青龙军阵!
  
  这是象征着帝王和皇家的无上权柄,平时不会随意张开,但释放出来时将覆盖整个金銮殿乃至皇城,上朝的三公九卿,内阁大臣,一方将军,皆要受到无为之阵的限制,纵是换血境的顶尖高手,权倾朝野的顾命大臣,也要在皇权威仪之下退让。
  
  陈牧倘若不入皇城,不踏入无为之阵的范围,那么凭借他的恐怖实力,足以横行于玉京城内,肆无忌惮,令整个大宣朝廷都无可奈何,但陈牧踏入了皇城,那就截然不同,而今受到无为之阵的全力压制,又有阮天这位天人高手出手,十三位换血境齐出。
  
  情况恐怕是要大大不妙。
  
  诸多投向金銮殿前的视线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愁,有的与朝廷不合,便想要看到大宣朝廷被陈牧颠覆,也有的则希望中州安定,保持当今的格局。
  
  但无论是何种立场,这些集中起来的目光,在下一刻都是齐齐瞪大,露出几分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  
  只见!
  
  那金銮殿前的广场之上,青石地砖一片片的破碎炸裂,呈现出一片狼藉的景象,而在十三道换血境杀招爆发的中央,陈牧的身形仍然犹如一尊巍然不动的山峦,立足于原地!
  
  他身上那件黑色的长袍此时早已湮灭崩碎,裸露出那修长的身形,看不出有太多隆起的肌肉,也并不显得多么魁梧健壮,但所有的攻势,无论刀枪剑戟,指掌拳印,落在他的身躯之上,却是仅仅只留下一道道白色的印记,竟是无法破开他的武体!
  
  此时此刻。
  
  不仅仅是那些瞩目过来的视线,就连身在战场之中的玄机阁主、血隐楼主乃至诸多换血境的高手,此时也几乎都是惊得呆了,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。
  
  他们都是何等人物,皆是当世顶尖的换血存在,哪怕不曾修成天人,但他们全力出手,爆发出的招式也足以将虚空震裂,倘若此地不是有无为之阵的压制,十三人联手爆发的杀招,恐怕早已将这里的虚空都打的崩裂一片了!
  
  可就是这样恐怖的杀招攻势,落在陈牧的身上,竟然只是在陈牧的皮肤上留下些许白色的印痕,甚至连撕裂陈牧的皮肉都做不到!
  
  “这不可能!”
  
  靠山宗主项渊骇然出声。
  
  他修炼六合之道,专注于武体之修行,不求突破天人境界,只求武体练到极致,论及纯粹的武体之力,他自问当世也无几人能与他相比,爆发丈六圣躯之后,甚至能无视寻常宗师的攻击,可纵然如此,他的体魄和陈牧一比,那也是小巫见大巫,无法相提并论!
  
  那一道道瞩目于金銮殿前的视线,此时此刻也几乎是尽皆失声,先前陈牧在青龙军阵中就已展现出过他武体的强大武力,但展现出的更多的还是那强横无匹的力量,而这一次呈现出的,则是强韧到难以置信的皮肉筋骨,无疑是更令人震撼!
  
  那些换血高手的招式,连虚空都能震裂,却无法撕裂陈牧的身躯,这岂不是意味着陈牧这幅体魄,强度已经堪比这一方天地,堪比虚空本身!
  
  何其恐怖!
  
  简直无法置信!
  
  “……”
  
  陈牧面对一片震骇的目光,神色却是仍然一片平静,波澜不惊,甚至都不曾开口出声,仅仅只是双掌将阮天的无涯剑压制在掌中,继而身形猛然一震。
  
  看似只是轻微的一个震荡,但实际上却有一股沛然无量的巨力罡劲,自五脏六腑而发,与皮肉筋骨连成一线,正是六合之道的统一劲力!
  
  轰!!
  
  就是这简单的一点震荡,落在旁人眼中似只是筋骨迸发出一声嗡鸣,但却在同一时间化作恐怖的反震,向着四面八方冲击过去,在人群之中轰然炸开!
  
  玄机阁主程祖只觉得一股难以遏制的巨力袭来,他所操纵的岁月之剑,其上蔓延的灵光骤然凝滞,继而一片片的炸裂破碎,这股震荡更是向着他的身躯一路蔓延。
  
  砰。
  
  一声闷响,玄机阁主整个人直接向后横飞,右手陡然炸开一片血雾,赫然是手掌的肌肤承受不住那反震的罡劲距离,炸裂出了一道道深可见骨的血痕,这冲击更是一路延伸进去,令他脸色陡然一红,猛然喷出一口鲜血。
  
  啪。
  
  靠山宗主项渊一声闷哼,那身形巨大壮硕的丈六圣躯,也是无法承受这股反震的罡劲,一下子腾腾腾向后连退十余步,每一步落下,都将脚底炸裂的青石砖踩的崩裂塌陷,形成一个个仿若蜘蛛网一般的裂痕坑洞。
  
  当。
  
  神锤门太上长老太史懋,手中巨锤灵兵拿捏不住,整个人向后倒卷出去,一下子横飞出数十丈,落地之后踉踉跄跄,连退七八步,方才勉强站定。
  
  其余诸多换血高手,也是一一横飞出去,皆在陈牧一招之下,被全部震退!
  
  “这些无胆鼠辈,施展诡计倒也罢了,你堂堂天人,不敢与我堂堂正正交手一招,妄为一代天人,真乃天人之耻。”
  
  陈牧根本没有去看那被他震飞出去的玄机阁主等诸多人物,只将目光投向眼前的阮天,口中语气冷冽,带着一丝讽刺之意,继而双手猛然向前一振。
  
  玄机阁主这些人倒也罢了,换血境的实力的确远不足以与他匹敌,但阮天这位天人,在借助无为之阵地利的情况下,仍然不敢与他正面交手一招,还要联手一群换血境向他发难,委实是毫无天人风范,也是让他有些意兴阑珊。
  
  嗡!!
  
  陈牧双掌合剑,此时向前一振,一股澎湃的乾坤之力顿时从他的掌中爆发出来,生生压制住了那柄无涯灵剑,并一路向前贯穿,轰然一震。
  
  阮天早在十三名换血高手,联手一击毫无凑效之际,震惊之余,心中就是为之一沉,几乎是竭力催动无涯剑,试图压制陈牧,但却仍然压制不住,只能眼睁睁看着陈牧将诸多换血境震飞出去,此时承受陈牧的反击,顿时只觉得一股恐怖巨力袭来。
  
  他们虽在此战爆发之前,就先临时汲取了一点乾坤鼎的气息,以此来抵消无为之阵的压制,但无为之阵终究是极大范围的天地压制之阵法,对于玄机阁主等寻常换血境,在汲取气息之后几乎能发挥全力,但他身为天人,哪怕自身能不受无为之阵压制,但调动天地之力还是会受到无为之阵的影响。
  
  毕竟无为之阵压制的不仅仅是人,还是整个皇城所在的一方天地。
  
  砰!!!
  
  阮天竭尽所能驾驭无涯剑,但整个人仍然无法抵抗住陈牧的这一招,身形向着后方横飞出去,附近的天地之力一阵阵扭曲激荡,混合着他自身的罡劲,两只手几乎都是青筋暴起,隐约可见其中滚滚流淌的武血,最终一连退出数十丈,终于勉强稳住身形。
  
  此刻场中十三名换血境或被震退,或被震飞,连同阮天也被生生击退,顿时再无压制陈牧之人,而陈牧的眸光掠过场中,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冷冽,整个人陡然一步踏出。
  
  没有去袭杀宣帝姬玄非。
  
  也没有去袭杀距离他最近的靠山宗主项渊。
  
  陈牧身形一动,却是直接来到了数十丈外,一名一袭血袍的人影身前,那人影身上血光忽明忽暗,正试图重新施展身法技艺,潜入虚无之中,但却被陈牧迎头杀至!
  
  血袍人影,正是过去寒北的血隐楼主,如今大宣朝廷的东司司主!
  
  “不好!”
  
  血隐楼主见陈牧突然袭来,顿时一阵色变。
  
  早在外海之时,他就体会过陈牧的恐怖,何况如今的陈牧更是今非昔比,体魄强悍到近乎匪夷所思的程度,他适才以虚空飞针袭击陈牧背心,结果能在虚空中穿行的灵兵飞针,也仅仅只勉强刺破陈牧的皮肤,在其肌肤上留下一点红印,根本造成不了实质伤害!
  
  此时此刻。
  
  陈牧抛开其他人不管,直奔他一人而来,显然是对他杀意已绝!
  
  血隐楼主在这一刻,心中陡然升起一种冥冥中的感觉,仿佛这就是他习武修行以来,将要面对的最大生死关,倘若今日能够越过,乃至联手众人将陈牧杀死,那么他就能窥破杀道之真谛,成为古往今来,第一个以杀道成天人的存在!
  
  “血隐大法!”
  
  血隐楼主一声沉闷的低语,整个人的意志集中到了极致,一时间思绪都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澈,那早已被他修炼到登峰造极的血隐大法,这时候更是隐约有超凡脱俗,将要打破原有的界限,登上一个更为高深的境界的感觉!
  
  冥冥之中血隐楼主感到,他仿佛就这么化成了一片虚无缥缈的血雾,任何换血高手都难以寻觅到他的痕迹,哪怕是天人高手,也难以将他杀死。
  
  杀道……
  
  隐匿之道……
  
  种种感悟在心间萦绕,加上这段时间以来,他率领东司,遵从姬玄非的旨意,四下杀戮,排除异己,搜刮资源,一路横行,积累的煞气远超过去,他甚至感觉到,自己只要在这般状态中再沉浸一段时间,就能彻底窥破意境之妙,成为杀道天人。
  
  可就是在血隐楼主整个人都化作一片渺茫而轻淡的血雾,整个人一下子隐于虚无之中,似乎再也寻觅不到踪迹的这一刻,陈牧却是轻飘飘的上前一步踏出。
  
  嗡!!!
  
  无为之阵封锁天地,虽然给了他极大的限制,但也同样压制了天地,此时他一缕乾坤气机与无为之阵冲突,立刻就引发了天地之力的层层动荡!
  
  本来已在一瞬间隐匿进虚无之中的血隐楼主,顿时整个人受到剧震,只见陈牧左前方数丈处,从虚无之中一下子震出了一团淡淡的血雾,呈现出一个几乎不可见的人影。
  
  但这对陈牧来说已足够了!
  
  噗嗤。
  
  但见陈牧的身形一刹那间跨越数丈虚无,右手向前猛然探去,一击贯穿虚无,手掌从那淡淡的血雾之中,硬生生的贯穿了一道人影的胸膛!
  
  “嗬……”
  
  血隐楼主此时双手紧锁,握住陈牧的手腕,隐藏在面具下的面孔扭曲,眼瞳更是布满了血丝,他一口鲜血喷出,仍然试图遏制陈牧的动作,但皆是毫无意义。
  
  之前那种冥冥中有所感悟,仿佛彻底融入天地之间的感觉,彻底的被打断,取而代之的是剧痛沿着胸膛蔓延,直至五脏六腑,周身的所有内息罡劲都在不断的崩散。
  
  “咳。”
  
  血隐楼主又咳出一口鲜血,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陈牧,满是不甘心的神色。
  
  “你已经活得够久了。”
  
  陈牧给予血隐楼主的回应,仅仅只是一个冷漠的眼神,以及一句漠无感情的话语,紧接着就右手随意的向前一甩。
  
  唰。
  
  血隐楼主的身体被陈牧甩飞出去,在空中泼洒出一片血雾,体内的五脏六腑被他悉数震成了粉碎,整个人就这么犹如一块浸染了鲜血的破布,摔在数十丈外的废墟中。
  
  摔在废墟中之际,血隐楼主还在艰难的抬起一只手掌,身为换血境高手,五脏六腑尽皆粉碎也没有立刻殒命,但他所能做的动作也就仅止于此了。
  
  浸染着鲜血的手勉强抬起一截,艰难的试图做什么动作,但最终无力的垂落,整个人的内息也是迅速的崩散,生机快速消退,鲜血沿着破裂的青石砖隙汩汩流淌。
  
  血隐楼主,身死陨落!
  
  至死无人知晓其姓名究竟为何,只知道其曾率领整个血隐楼,展现出过短暂的辉煌,从被朝廷喊打喊杀的魔道宗门,一举成为仰仗皇权,横行四方的东司司主,在中州横行一时,令各方宗派为之惊惧,诸多王公大臣为之悚然。
  
  而正所谓盛极一时终有尽,在这短暂的一年半载之兴盛后,朝廷新创建的东司随着血隐楼主的陨落而彻底分崩离析,连同整个血隐楼,也是就此泯灭,再也不复存在。
  
  淅淅沥沥。
  
  雨点不知何时已蔓延到了金銮殿前的广场,冲刷着犹如废墟般的也是令整个天地之间都是一片死寂,无论阮天、程祖等人也好,亦或者是观望此战的各方人马也好,都只觉得心绪犹如一片惊涛骇浪,不断的震荡起伏,无法平息。
  
  这虽然不是第一个陨落的换血境,之前青龙军主帅已死于陈牧之手,但那毕竟是在北天关外,是在玉京城外,而这里可是皇城之内,是象征着世俗至高无上权力的金銮殿前!
  
  “……”
  
  陈牧一招格杀了血隐楼主后,面容依然是没有丝毫波澜,他将目光一转,却是投向了位于另一个方向,一道若有若无的虚幻鬼影。
  
  鬼冥门主!
  
  率先对血隐楼主和鬼冥门主这两人动手,也是陈牧一开始就决定的打算,因为这两人最擅长隐蔽和刺杀,一旦见到无法取胜,躲藏起来,那再想揪出就太难太难。
  
  陈牧修炼到如今的地步,自然是不惧刺杀,但问题是他终究还是有身边的近人,有许红玉,有陈玥,有小荷,有陈瑶……若是有一个隐藏起来的当世顶尖杀道高手,那对她们来说总归是很大的威胁,因此他舍弃姬玄非不取,也要先解决这两个杀道人物!
  
  不好!
  
  鬼冥门主在察觉到陈牧的视线掠来,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不妙,他已经清楚陈牧必然是将他和血隐楼主当做了第一目标,而今血隐楼主身死,他的情况也十分不妙!
  
  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顶级神豪 史上最强炼气期 全职法师 大小姐她总是不求上进 许你万丈光芒好 麻衣神婿 绝代神主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 寒门崛起 机武风暴